10年来,132个成员组织,45个国家

废除死刑

发表者 TAEDP, le30 6 月 2012

   今年(2012)是世界反死刑聯盟(WCADP)的十歲生日,6月16~17日在約旦舉辦大會。

        約旦司法部長的秘書長代表出席大會時,表示「約旦自2006年起就停止執行死刑,這可視為廢除死刑的高度政治意志。」WCADP則期待約旦能採取具體措施,停止執行死刑、邁向廢除的目標,並且在聯合國「全球停止執行死刑」決議案投下支持的一票。

        欣怡代表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(TAEDP)報告這十年來,台灣廢死運動的進展,以及國際廢死運動如何與台灣相輔相成,等於是為WCADP和TAEDP做了十年的回顧與展望。

        報告內容從WCADP與TAEDP相繼成立談起,介紹TAEDP第一次參與世界反死刑大會的經驗,以及後續延伸的合作關係;FIDH來台進行死刑真相調查與報告,促成死刑犯自此無須全天候上腳鐐的獄政改革;亞洲反死刑網絡ADPAN的成立,TAEDP與聖愛智德、MVFHR等組織的合作經驗;TAEDP連續舉辦「殺人影展」,促進公眾對死刑議題有更多思考;台灣政府如何信誓旦旦要朝廢除死刑道路前進、停止執行死刑四年,之後又如何重啟執行。最後也是重要的,欣怡向大家介紹目前我們正在救援的鄭性澤案,並且呼籲未來應努力促成moratorium(暫停死刑執行),作為邁向全面廢除死刑的必要步驟。

        在台灣如果談到維持死刑,一定會拿美國當作例子,但卻很少人知道,美國在50個州當中,已經有17個州廢除死刑,同時還維持死刑執行的州大約十個上下,大部份的州已經停止執行死刑。今年11月,加州民眾也要公投決定是否廢除死刑,若成功的話就是第18個廢死的州。

        提出替代死刑法案的是一個叫做SAFE的聯盟(來自於Savings, Accountability, Full Enforcement的縮寫),SAFE提出終身監禁不得假釋作為「替換」(replace)死刑的措施。來自Death Penalty Focus的Elizabeth Zirin為我們介紹SAFE這個政治遊說運動(political campaign)的運作。其中印象很深刻的是他們為了推動這個法案,事前進行了很嚴密的分析和研究,舉一個例子,SAFE的文宣中,不用廢除(abolish)、結束(end)或者撤銷(repeal),而是用replace這個詞,因為他們發現大家聽到「替換」這個詞會願意繼續聽下去,而聽到其他字眼則會排斥。在這個場次的工作坊中,我們學習到SAFE在廢死運動上運用許多嚴謹的調查和數據來確認運動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 美國謀殺案受害者家屬人權促進會(MVFHR)的執行長Renny Cushing已經是我們的老朋友了,大會期間他主持一場工作坊,分享身為被害者家屬的心路歷程:如何經歷被忽視、被期待(要恨、要求死刑),到如何找到有類似經驗但不相信死刑制度的被害者家屬,讓他們覺得被理解,進而採取行動,組織更多被害者家屬,為自己發出聲音,MVFHR的成員要把他們的經驗和聲音傳達到美國各州,要到世界各地去告訴更多的人:「被害者家屬需要的不是死刑,不要以被害者的名義殺人」。

        來自國際特赦組織總部的Chiara Sangiorgio,在會議第二天為與會者介紹聯合國大會「停止執行死刑」決議的重要性,以及如何促成今年聯合國再次作成決議。聯合國早在1959年就做出第一次與死刑相關的決議,1989年時於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第二任擇議定書明定,應朝廢除死刑目標前進。2010年第65屆聯合國代表大會第三度投票通過「全球暫停使用死刑」的決議,今年第67屆會議時,秘書長必須報告這份決議的執行狀況。我們希望過去投票支持該決議的國家能持續支持,並且在大會之前盡力遊說更多國家投下贊成票,再促成一次決議。

        被迫流浪(亡)到荷蘭的伊朗廢死運動者Rahman,他的父親和兄弟都死於國家機器執行的死刑,因此他同時是被害者家屬。跟台灣的被害者家屬想像很不同吧,台灣還不習慣承認遭到國家機器羅織罪名處死的政治犯、社運者、異議者、被冤錯誤殺者為「被害人」,更不認為為他們向國家討公道是件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由於從事人權工作與廢死運動,不得不流亡海外,他說,已經二十年沒回伊朗了,如果有機會回去,景物變化恐怕大到他都認不得。在約旦開會之餘的聚餐時間,他除了猛抽水煙、香煙之外,經常一個人悄悄消失又悄悄參與進來,他的神秘感,竟讓我想到某位前黑名單的前輩人權工作者。

        由於伊朗、伊拉克、中國等國內死刑執行情況嚴重,相關資訊不易取得,廢死運動難以推展,因此本次大會決議成立一個工作小組,針對較困難的這幾個國家共同討論出適當的策略。優先加入這個小組的會員包括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(世界廢除死刑聯盟目前並沒有中國或香港廢死團體,要針對中國提出策略,大家目前只能仰仗TAEDP)、伊拉克廢死聯盟以及伊朗人權組織,但這個工作小組歡迎任何有興趣的成員加入,共同獻計。

        世界反死刑聯盟(WCADP)在2002年成立於羅馬,到今年已經十歲,目前總共在45個國家中有132個會員組織參與。WCADP除了是廢除死刑的最大平台之外,目前推廣幾個主要行動:包括聯合國停止死刑執行決議、簽署主旨為廢除死刑的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》第二議定書(ICCPR OP2)、世界反死刑日(World Day)、國會議員反死刑平台、世界死刑資料庫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 這次參與大會的亞洲NGO只有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,目前的會員團體也以歐洲和美洲為多。會中大家也體認到,亞洲是目前廢除死刑運動的焦點,但是NGO的參與卻相對的少,同時中國死刑的問題也非常嚴重,該如何推動廢死運動,值得WCADP重視及投入資源。

更多文章